歡迎進入同和紡織機械制造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收藏本站| 網站首頁ENGLSIH

                          高端數字智能化成套紡織主機  紡織機械專件

                           中國紡織機械協會副會長單位、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常務理事單位

                      全國服務咨詢熱線

                      行業資訊 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行業資訊

                       
                      中國紡織裝備制造業現狀及發展趨勢

                      1.行業的發展現狀

                      紡織裝備是紡織工業的生產手段和設備基礎。紡織工業的發展為紡織裝備提供了一個巨大的發展空間。即使近兩年困難一些,我國紡織工業也保持了平穩增長態勢。“十二五”期間,行業規模逐年擴大,2011年歷史性地突破了1000億元大關。2014年,紡織裝備行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1147億元,同比增長2.37%。從數據上分析,紡機行業的增長也主要靠投資拉動,2010年到2014年紡織工業固定資產投資由4117億元增至10362億元,增幅152%,在發展紡織業的同時,也拉動了紡織裝備行業的發展,但同比“十一五”,“十二五”前四年增長速度下降了6%。

                      1.1 取得的主要成就

                      1.1.1 自主創新,研發取得可喜成果

                      2011年至2014年,紡織裝備行業共有13項技術或裝備獲得“紡織之光”科技進步獎一等獎,36項技術或裝備獲得二等獎。

                      “筒子紗數字化自動染色成套技術與裝備”摘得2014年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高效能棉紡精梳關鍵技術及其產業化應用”項目和“新型熔噴非織造材料的關鍵制備技術及其產業化”項目獲得2014年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碳/碳復合材料工藝技術裝備及應用”和“大容量聚酰胺6聚合及細旦錦綸6纖維生產關鍵技術及裝備”兩項目獲2012年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

                      1.1.2 產學研相結合,產品及技術水平進一步提高

                      在紡紗裝備領域,技術與產品有了很大的進步:450鉗次/分的精梳設備已經批量投放市場,并獲“紡織之光”科技進步一等獎。自動落紗細紗長車已成為市場銷售的主要機型(占2014年細紗機銷售的60%)。自動落紗粗紗機、紗庫型粗細聯輸送系統、自動落紗細紗長車、細絡聯型自動喂管絡筒機均已經形成小批量生產規模(寧夏如意,南通大生等)。“青島環球”推出的具有“自動集體落紗、自動生頭技術及管紗識別技術等關鍵技術”的全自動粗紗機及粗細聯輸送系統、“榆次經緯”推出的“可喂入三種不同顏色的粗紗,紡制特種色紗,無需染色,直接織成面料”新型智能彩色細紗機及“常州同和”推出集“電子牽伸、電子積極升降、鋼帶集落、一體式羅拉座、八錠羅拉、模塊化組裝,可配置四羅拉負壓式集聚紡或卡摩紡裝置”的新一代集聚紡自動落紗細紗機均已達到或超過國際先進水平。

                      在專件制造領域,等離子拋光技術在國內金屬針布制造領域首次應用,該技術使金屬針布產品質量大幅提高。以重慶金貓為首的國內五家鋼絲圈生產企業成立了“新一代紡織設備鋼絲圈技術創新聯盟”,與清華大學國家摩擦學重點實驗室合作開發“鋼絲圈表面處理技術研究”項目,解決了鋼絲圈表面處理重大關鍵性技術難題,鋼絲圈壽命明顯提高,部分品種質量接近或達到了國際先水平。為適應新疆機采棉的要求,金輪針布推出了一系列適合機采棉特質的針布產品和梳理解決方案,提升企業梳理質量水平,公司的梳理方案運行效率保持在85%以上。光山白鯊最新研制的“大白鯊納米超耐磨金屬針布”實驗檢測數據,針布齒尖的耐磨性較普通針布提高1-2倍;針齒、齒尖、齒體優化設計,精細加工,柔性分梳,提高制成率,短絨率可降低0.5-1個百分比;齒頂面積減少,齒尖鋒利度高,分梳能力增強,棉結去除率可達90%以上。河南二紡機通過多年的研究,成功推出信諾20000帶夾紗器的錠子,滿足了集體落紗細紗機遺留尾紗及減少開車斷頭、減少人工清理的需求。棉精梳整體錫林和纖維素纖維用針布、自動絡筒機電子清紗器、自動絡筒機超塑合金槽筒、差別化纖維紡紗用牽伸膠輥等紡織裝備專用基礎件等也都取得長足的進步。

                      1.1.3 國產紡織裝備的市場占有率不斷提高

                      “十二五”期間,國產紡織裝備國內市場占有率一直保持在70%以上,2014年達到了79%。在“新常態”下,國內紡織裝備市場需求不足,紡織裝備行業持續進行產品結構調整,積極開拓海外市場,取得不錯的出口業績。2014年我國紡織裝備產品出口首次突破30億美元大關,促進了行業的平穩發展。2015年1-6月紡織裝備進出口總額29.61億美元,同比下降18.56%。其中進口14.01億美元,數量同比下降19.87,金額下降35.57%。出口15.61億美元,數量同比增加23.73%,金額增加6.74%。

                      1.2 存在的主要問題

                      盡管紡織裝備行業近年來取得了一定的成績,部分產品達到或接近國際先進水平,但不少產品特別是高端產品與國際領先水平尚有差距。

                      1.2.1 整體水平與國外與國外產品尚有差距

                      投入不足,缺乏人才激勵機制和知識產權保護,科技成果轉化率低,基礎研究不夠重視,產品可靠性不高等。而發達國家研發投入的持續增長,技術及裝備水平的持續提升使我國紡織裝備制造企業將面臨巨大挑戰。

                      1.2.2 產品同質化競爭嚴重

                      紡織裝備行業產業集中度低、產品同質化競爭嚴重等仍然制約著行業的發展。隨著市場需求減少,部分產品已進行了洗盤,如細紗機、并條機、鋼絲圈廠家等。

                      1.2.3 企業運營成本高

                      紡織裝備行業企業勞動力成本、環保成本、能源成本節節攀升,對于沒有高附加值產品的企業,成本的上升成為其發展的主要障礙。

                       

                      2.行業的面臨挑戰

                      2.1 制造成本已無優勢,逐漸失去國際競爭力

                      近十年來,我國的人力成本、資源成本、物流成本、稅務成本、融資成本等再加上近幾年強調的環保成本不斷增加。據波士頓咨詢集團(Boston Consulting Group)統計,中國依據生產力調整過的制造業工資在過去10年增加了兩倍(平均3000-4000元/月),加之2011年以來棉花政策的影響,國內紡織服裝業的低成本優勢已經逐漸消失,這極大地削弱了國內紡織服裝產品的國際競爭力。而越南、柬埔寨、孟加拉等東南亞國家依靠廉價的人工成本[月工資分別是195美元(1283元)、170美元(1118元)、110美元(724元)]及豐富的原材料資源優勢已經成為亞太地區的重要生產基地。印度普通員工薪資150美元,(折合人民幣987元)、各種纖維自供率達90%,且資源成本低,借助其豐富的勞動力資源優勢,正在重復中國紡織服裝行業高速發展時期的模式。

                      美國制造業也在復蘇。原本高成本生產國和低成本生產國之間涇渭分明的界線開始模糊。由于頁巖氣的開發,美國的能源成本大幅下降,電費5美分一度,天然氣價格也大幅降價,還有優惠的土地資源和享受大量補貼的棉花。雖人工成本是國內的4倍,但完全可以被低廉的能源、棉花原料及稅收優惠和補貼所抵消。據國際紡織制造商聯合會統計,中國的制造業的成本是美國的0.96,而紡紗業的制造成本中國比美國高出30%。

                      2.2 人才缺,招工難,勞動力優勢已喪失

                      未來,紡織裝備行業面臨的首要挑戰就是人才。紡織裝備行業面臨即缺乏高端研究型人才,也缺少熟練技師的窘況,人才年齡結構偏老,知識陳舊。一方面是因為企業的人才激勵機制、培養機制不健全,造成專業技術人員流失;另一方面是國家教育體制忽視職業教育,忽視專業課程教學,使人才結構和知識結構脫離裝備制造業發展的現實。大專院校的紡織類專業教育被邊緣化,逃課情況普遍,招生難,就業難,專業課時少、課程設置不合理等問題突出。

                      而中國紡織業大批優秀產業工人正在老去,而后繼無人也是面臨的一個大問題,即使現在企業把人性關懷與穩定工作隊伍被放到極重要的工作位置,但90后和00后進車間的積極性仍然極低。在這種大環境下,很多紡織服裝加工環節轉移到越南、柬埔寨和緬甸等國,不僅僅是為低廉的勞動力成本,更是為了充足的勞動力。

                      2.3 國際紡織工業格局發生重大變化

                      ——鑒于生產成本和貿易環境的原因,我國紡織實施“走出去”國際戰略布局,已取得成果。有實力企業“走出去”步伐加快,根據聯合會的調研,2014年下半年以來有加快的趨勢。

                      棉紡方面,除已經在越南等國家投資的天虹、新大東、華孚、百隆等企業外,岱銀集團在馬來西亞投資1.6億美元的20萬錠紡紗項目,其第一期10萬紗錠今年6月即將全部投產。裕綸紡織2014年迅速決定在越南上7萬紗錠項目,年底已完成初步投產。金昇實業除了在新疆進行大規模的擴錠,2014年7月其在烏茲別克斯坦總投資1億美元的12萬紗錠項目開工。雙山集團已在東非坦桑尼亞購買土地準備開工建廠。華芳集團在2014年3月表示暫無走出去具體動作,明確表示一定要走出去。同樣,安徽華茂也在積極考察海外投資地點。

                      2.4 進口棉紗的沖擊

                      近幾年紗線進口連年增長,主要是40S以下紗線,2015年1-6月紗線進口127.6萬噸,同比增長12.1%。主要來自印度、巴基斯坦等。未來幾年,由于美國、日本巨大的市場容量以及力推“從紗認定”乃至“從棉花認定”的原產地規則,簽署TPP協議可能會進一步加速越南、馬來西亞等地棉紡、面料和服裝產業的大量投資,我國企業也不得不繼續投資。如果東盟的織布和染整水平迅速提升,我們面臨的巨大風險就在于全產業鏈的轉移。此外,日本、歐盟利用優惠國別貿易政策,給柬埔寨、緬甸、越南等國零關稅或者低關稅優惠,誘使采購商的采購訂單在滿足質量的前提下向這些國家轉移訂單,繼而加速我企業境外投資的步伐。就純棉紗而言,40S以下因競爭不過東南亞國家,國內將退出市場,預計未來幾年內生產60S以下的純棉紗也很難生存。因此,會給國內無力轉移的中小加工企業帶來巨大壓力。

                       

                      3.紡織裝備未來發展趨勢

                      2015年國家出臺了“中國制造2025”,提出分三個階段用30年時間實現我國由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的轉變。紡織裝備是為紡織工業提供裝備的,順應行業的發展,以提高勞動生產率,提高生產效率,滿足個性化需求為目的,發展紡織智能化、自動化裝備生產線是紡機行業的發展方向。

                      目前眾多行業企業的選擇是用自動化提高效率來化解缺人和勞動力成本上升的困局,機器換人進行產品升級。事實上,中國已經是工業機器人的最大購買國。紡織產業鏈上的單個工序和整體流程(甚至包括勞動力最為密集的縫制環節),都可以通過信息化、自動化和智能化大大提高生產效率。這些資本密集型的投入,不是每個國家都能做到的。當下我國紡機行業的自動化、智能化創新已方興未艾。 

                      研發數字化技術及專用智能化系統,全面提升紡織裝備的連續化運轉技術水平、擴展傳統紡織裝備的功能,加快信息技術與制造業的融合,亦是“十三五”期間紡織裝備行業主要技術研發方向。通過提高紡織裝備自動化及智能化程度,并研發智能化生產輔助系統,最大程度減少人為因素對生產的干擾,提高生產效率,穩定并提高紡織品質量,降低勞動強度。傳統制造與云平臺、大數據、互聯網等信息技術的結合為紡織裝備行業的發展提供了廣闊空間。在生產領域,建立云平臺,實現機器的集中控制與聯網管理,監控運轉狀況、設置運行參數、控制制造過程,必然帶動生產效率的進步提高;在品質控制環節,通過對大數據采集與分析,有助于生產工藝的優化與機械質量的改進;在銷售售后領域,通過互聯網平臺實現資源的有效配置,減少流通環節,由此帶動行業運行成本進一步降低。

                      發布時間:2016-03-0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