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同和紡織機械制造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收藏本站| 網站首頁ENGLSIH

                          高端數字智能化成套紡織主機  紡織機械專件

                           中國紡織機械協會副會長單位、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常務理事單位

                      全國服務咨詢熱線

                      行業資訊 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行業資訊

                       
                      同和紡機轉型七年,成敗如何?五問崔桂生

                      前言】:7年前,“羅拉大王”同和紡機宣布轉型主機領域,引起一片嘩然。7年來,外界對于同和的質疑從未停歇。遭受抵制的羅拉如今銷量如何?同和資金是否真的出現問題?當年又為什么轉型?帶著這些問題,中國紡機網采訪了同和紡機董事長崔桂生,一起為大家解開同和紡機的秘密。

                       


                       

                      2015年11月,ITMA紡機展在意大利米蘭舉辦。同和紡機攜TH598J新一代集聚紡自動落紗細紗機、TH495型電機電腦粗紗機兩款新機亮相。

                      自7年前宣布轉型主機以來,同和紡機主機業務銷售額已經超過專配件,并成為我國紡機配件企業轉型的代表。在今年的ITMA展會現場,中國紡機網CEO華總采訪了同和紡機崔桂生董事長,為大家解開7年前那次極富爭議的轉型背后的秘密。


                      (2015米蘭ITMA展 中國紡機網華總與同和紡機董事長崔總)

                       

                      “我們做主機是被逼出來的”!

                       

                      崔桂生說要做主機的時候,同和內部的反對聲音居多,的確,小而精的專配件與大而全的主機產品完全是兩碼事,在當時的環境下,同和完全有更多選擇。堅持做主機,除了同和本身確實具備技術優勢之外,還另有隱情。

                      “他們說要來考察我們的廠房,說不會做羅拉,來同和一個月之內就收購了一個羅拉廠。以前形勢好,有些企業打電話要羅拉,形勢不好,就說我們的羅拉不好,要用自己生產的羅拉。”提起這些十多年前的事情,崔桂生依舊憤懣難平。“這些人首先欺負同和,不講道德,所以我們做主機是被逼出來的。”當時國內市場這種不斷失信的現象,讓崔桂生下定決心要造同和自己的主機。

                      2011年前后,同和的主機產品開始銷售時,以前的客戶一夜之間變成了競爭對手。然而崔桂對此并不擔心,因為他眼里的對手從來就不是國內廠家。“我們的羅拉供應給世界知名品牌的精梳機、并條機,細紗機、粗紗機只要你品質好,價格合理,有什么理由不用你的。“今年,同和每月向世界知名紡機企業供應7萬件各類羅拉產品。

                      今年的ITMA紡機展上,崔桂生對歐洲的產品格外感興趣。“歐洲的產品很強大,國內外紡機仍然有巨大差距。中國細紗機的一個螺絲帽跟國外的都沒法比,別人的螺絲釘能保證20年不生銹”。“崔桂生崇拜日本小作坊式的零件生產方式,能把零件做的非常精細。中國的主機與零部件配套關系并不穩定,崔桂生認為問題出在主機廠,為了保證質量穩定,同和提出善待供應商,“現在我做主機就善待我的供應商。”

                      如今同和的主機銷售早已超過專配件,當年的抵制并沒有給同和帶去大的影響。“過去我們是被動的供應商,紡織廠很少提要求,我們真正做主機之后才知道我們的質量出了什么問題,才知道怎么使羅拉、搖架、集聚紡裝置做的更好。“在崔桂生看來,7年前那次轉型,恰是一次正確的選擇。

                       

                      同和資金有問題?剛剛拿了一個億!

                       

                       

                      一次轉型并不能一勞永逸,在紡機市場黃金期發展起來的同和,如今遭遇了第一個寒冬。

                      從2013年開始,國內紡機市場開始萎縮,大量紡機企業開始走下坡路,一些企業沒能熬過寒冬倒了下來;另一部分則采取賒銷方式,艱難為繼。賒銷幾乎是紡機企業的底線,紡機單價格高,成套設備對仍和一個廠商來說都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一旦中間出現差錯,后果極為嚴重,據記者了解,今年1月,賒銷就成了壓垮東飛馬佐里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聽到一句話說,同和公司現在做生意是靠欠款來做的,讓他們講,時間會證明一切的。”提到資金問題,崔桂生顯得非常平靜。“同和公司關于資金問題有五條紅線,應收賬款一條紅線,應付賬款一條紅線,租賃業務一條紅線,第四是資金紅線,第五是庫存,我們天天、月月、年年都要保持平衡,今天出明天收都要保持平衡。”

                       

                      “同和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分錢貸款、借款”。對于業內的傳言,崔桂生認為這是空穴來風。“有腦筋的人想一想,不要講我們沒放款,就算同和放款那也是有實力的。”就在10月23日,同和公司收到了國家開發銀行撥付的一億元免息貸款。“為什么同和能拿到?因為我們沒有貸款、欠款,給我放心。”崔桂生將同和資金劃分為三份,一份作為流動資金,一份用作項目投資,最后一部分是企業的風險資金。“我把什么都做到位了,不管怎么走都是安全的,還擔心什么呢?”在同和資金問題上,業界表現的比崔桂生更著急。

                       

                      感謝抵制同和羅拉的主機廠!

                       

                      同和剛開始造羅拉的時候,中國市場上連根像樣的國產羅拉都找不到。

                       

                      羅拉生產流程復雜,按照標準工藝制作須經過46道工序,每道工序的合格率僅為90%,這就導致市場上羅拉價格高昂。1999年,同和紡機一開工便選中了羅拉作為切入點。2001年,同和研制出高精度無機械波羅拉,這款產品很快以質優價廉的特性受到市場熱捧,同和也借助羅拉在市場上站穩了腳跟,成了業內著名的“羅拉大王”。

                      然而同和轉型主機之后,之前的一部分客戶變成競爭對手。有部分廠商取消了同和羅拉訂單,甚至開始抵制同和。

                      減去抵制因素,總量并沒有下降,反而上升了,主機廠商抵制同和羅拉,卻讓我們更上一層樓,我們才有機會把羅拉買給世界知名紡機企業。”抵制并沒有給同和銷量帶來實質性的影響,反倒是主機銷量的攀升帶動了配件銷量不斷增長。“客戶花的錢,愿意用誰的就用誰的,很正常。”崔桂生坦然對待市場的反應,今年同和的主機也已全方位開始銷往國外。

                      2013年崔桂生在接受中國紡機網采訪時曾驕傲的說到:“我們有世界上最好的羅拉、板簧搖架和集聚紡紡裝置。同和羅拉全球市場占有率已經達到70%左右,搖架和集聚紡裝置的市場占有率也在40%以上。
                       

                      (2013年中國紡機網華總采訪同和紡機董事長崔桂生)

                       

                      崔桂生不懂技術?

                       

                       

                      無論是選擇羅拉入手,還是7年前的轉型,同和的發展都烙下了深深的崔氏印記。

                      這位如今已年過6旬的董事長,年輕時參過軍,后來當公務員,進國企,進外企,最后自己創業,這樣的經歷在中國紡機行業幾乎找不到第二個。1999年,中國加快對紡織行業壓錠改造,中國紡織行業迎來了重大發展機遇。崔桂生辭掉了高薪工作,開始創業。

                      崔桂生的軍人生涯表現在同和的方方面面,最有亮點的便是洋洋灑灑上百萬字的《同和憲法》。崔桂生認為公司應該有自己的法則,每一位員工都要清除的了解自己的崗位職責。2013年,他開始組織編寫,2015年《同和憲法》誕生,被外界稱為“最霸氣的企業制度”。

                       

                      由于是軍人出身,有人認為崔桂生對紡機技術不了解。“我在部隊一直做得是機械,誰說我不懂技術?“其實崔桂生對于技術非常執著。早年做羅拉時,為了減少鋼材應力影響精度,崔桂生就曾跑遍全國尋找專用鋼材;在做細紗機時,崔桂生要求用做羅拉的精度來衡量每一個零件。

                      技術主要靠自己研發,還有靠引進技術,最近在談合作引進技術,他們都很相信同和公司。”

                      最近的一場官司,讓人們對于同和紡機的技術開發能力有了更清晰的認識。2014年,世界知名紡機企業向上海中院起訴同和在上海展會的一臺樣機使用了一種“凝縮裝置”侵犯了該公司的發明專利。但此凝縮裝置是同和采購浙江慈溪某供應商的產品。故中院一審及高院二審均判定同和未發生侵權行為。通過此次知識產權烏龍案,同和全力自主研發創新,三個月內推出了具有自主發明專利的凝縮裝置,為同和的卡摩紡細紗機整體知識產權提供了強有力保證。

                       

                      崔桂生時代的同和,一直高歌猛進,成為我國紡機行業發展的一個縮影。

                       

                      一百年!同和人只做紡機

                       

                       

                      房地產等行業熱門的時候,眾多廠商耐不住誘惑投身其中,這也是目前很多企業陷入危機的重要原因。

                      雖然一路高歌猛進,但是同和在這方面始終表現得非常謹慎,7年前,同和從紡機專件涉足主機領域,但時至今日,在同和的官網上主機依然只有兩款細紗機產品。對此崔桂生曾解釋道:“不但我們這一代人,我們三代人一百年就做這個。”

                      崔桂生直言,同和只做羅拉搖架集聚紡,而且這些都是圍繞其主機產品細紗機進行的的。在紡機行業內,既有像同和這樣從專配件轉型做主機的,也有部分主機企業開始生產專配件。對于這種在本行業內部擴張的行為,崔桂生一再強調企業要根據自己的實力去評估發展戰略,做足準備,不能盲目投入。

                       

                      如今同和的7大產品中,除了最開始生產的羅拉、搖架、集聚紡裝置外,其他四種棉紡細紗機、棉紡粗紗機、毛紡細紗機、自動落紗改造-細紗機已久沒有跨出粗紗細紗范疇。在外界看來,這是一種近乎保守的發展狀態。

                       

                      當前紡機正朝著智能化、自動化方向發展,同和也早早的做起了打算。“未來我們將投入10個億,打造我們的智能制造車間。”在今年的ITMA展會上,同和展出了兩款主機產品,其最大亮點就是集自動化和智能化于一身。

                      今年的ITMA展會上,中國參展企業達到183家,而1995年僅有兩家紡機企業參加。數量的增加是否代表著中國紡機在世界舞臺上正變得越來越強?崔總卻不這么認為:“雖然現在說中國的細紗機和國外的差不多,但是我認為差距還很大。就像我們說羅拉世界第一,但也還是有差距的。”面對成績,崔桂生仍然保持了清醒的頭腦。

                       

                      發布時間:2015-12-0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