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同和紡織機械制造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收藏本站| 網站首頁ENGLSIH

                          高端數字智能化成套紡織主機  紡織機械專件

                           中國紡織機械協會副會長單位、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常務理事單位

                      全國服務咨詢熱線

                      行業資訊 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行業資訊

                       
                      解讀|來自一家民營紡機企業的制造業升級樣本調查

                      就在十幾年前,國產專件的質量性能還不能滿足紡織企業的需求,大多依靠進口。德國青澤的羅拉,德國緒森的搖架,瑞士立達、日本豐田的集聚紡,都是中國紡機制造企業可望而不可即的世界一流品牌。現如今,“中國制造”已在全球占有越來越大的市場份額,江蘇省常州市同和紡織機械制造有限公司就是其中最活躍的一分子。

                       

                       

                      發展進程
                       

                      走進同和公司寬敞而簡潔的車間,生產著可以和國際品牌叫板的紡機核心專件:羅拉、板簧搖架和集聚紡裝置。細紗機因為有了這些國產化專件,設備成本比選用進口產品降低了一半以上。

                      羅拉是紡機上用來拉緊紗線的機件,其質量直接影響輸出紗條的均勻度。如果按一臺480錠的細紗機需要配備240根羅拉計算,僅羅拉的成本在整機上就要疊加240倍。

                      “德國青澤的羅拉當時300元/根,交貨要一年半到兩年時間。盡管國產羅拉每根只有22元,但質量卻相差很大。紡織產品要提高質量走向世界,必須買設備高精的進口貨,可大部分紡織企業買不起。我們從中看到了商機,馬上集中技術人員攻關,經過反復實驗,終于成功推出高精度無機械波羅拉。在保證利潤的情況下,我們每根只賣150元,一下子搶占了市場。”同和公司董事長崔桂生說起當年的創業故事,仍然振奮如初。

                      羅拉的加工難度并不太大,但產品精度要求很高,同和正是抓住這一點,在鋼材選擇、工藝創新和質量管理上精雕細琢,實現了質量突破。為減少員工在產品加工、安裝調試過程中的磕碰損傷產品,公司要求員工在上崗之前進行拿、放雞蛋的練習。要求檢驗員在檢驗每道工序和產品時,必須做到“一看,二摸,三量,四聽,五問,六記”,平時要“雞毛當令箭,無事找事做,小題大做”。要求產品出廠前確保達到“三個100%”:產品裝箱合格率100%、開箱合格率100%、開機合格率100%,產品出廠后,憑著其中不為人知的“密碼”,可實現終身追溯。

                      但是,崔桂生發現,光是做好自己的事還做不出精品國貨,有時產業鏈其他環節的問題更讓人操心。比如,為保證產品質量,同和需要含碳量為0.45%~0.47%的45號鋼。但國產45號鋼含碳量普遍為0.42%~0.50%,質量不穩定。為選購到理想的原材料,專門找大型鋼鐵企業要求定制,但因為批量太小而被拒絕。在了解到德國鋼材和國產鋼材的冷卻方法不同后,崔桂生反復與鋼鐵廠技術人員商量,最后想出一個用時間換質量的“笨辦法”。他們提前訂貨,讓鋼鐵廠將做好的鋼材存放半年,進行自然冷卻,這樣才有效消除鋼材的應力。因地制宜的土辦法實乃無奈之舉,但中國制造業的追趕與超越,正是在這樣的條件下千方百計完成的。

                      短短三五年,同和羅拉的創新成果就收到了豐厚回報,創造了上億元的年銷售“神話”。目前,同和羅拉的產量、質量和品種均雄踞世界第一,甚至為世界知名的5家主機廠配套,全球市場占有率達到70%,成為當之無愧的“羅拉大王”。而同和各系列搖架和集聚紡裝置等紡機專件的產量、質量和品種,也在10年左右的時間里迅速躍居世界第一,全球市場占有率分別達到40%和50%。

                      轉型難題考驗
                       

                      在紡機行業,有一批與同和前后腳“做出名堂”的民營紡機企業,其中不少在二次創業的選擇中出現問題:有的把核心產品做成了大路產品,有的產品轉型跨度太大難以把控,有的誠信經營出了問題,有的甚至在行業內銷聲匿跡。

                      相比之下,同和顯得本分甚至有些“保守”:不炒地,不借款,不“跨界”,靠自有資金,專心做主業。即使在紡機主業上,也強調穩扎穩打,每個產品都力爭做到極致,在擁有競爭優勢時再做下一個項目,不盲目擴張。

                      2008年,同和進軍紡機主機市場。轉型的路不只一條,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近幾年,同和在主機業務上的進步有目共睹。2013年,同和TH578J集聚紡自動落紗細紗機通過鑒定,專家認為該機自主創新、集成創新性強,主要技術性能指標已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可以取代進口。目前,同和細紗機的產值早已超過專件,并極大地帶動了自產專件的銷售。至今,同和產品已擁有全球20多個國家的6 000余家用戶,其中包括德國特呂茨施勒、意大利馬佐里、法國NSC等國際知名企業。

                      低谷生存注重“頂層設計”
                       

                      紡織業是我國最具國際競爭力的傳統支柱產業,產品的國際市場份額高達四分之一。目前全國共有規模以上紡織企業3.8萬戶,各類紡織產業集群地近200個,規模以下的中小企業則數不勝數;其中民營企業占到95%以上。紡機企業作為紡織企業生產設備的提供者,無疑擁有巨大的市場空間。

                      然而,再大的市場也不可能無限度地增長。近幾年紡織行業遇到困難,作為上游的紡機行業日子更是不好過。今年1月~5月,紡織機械行業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總額等經濟指標增幅均出現不到1%的小幅下降,新開工項目同比下降明顯,行業運行較為艱難。

                      在市場深度盤整的形勢下,同和公司卻依然保持著穩定發展,甚至集聚紡細紗機還躍居行業領先地位。2013年同和公司完成銷售收入6億多元,實現利潤6 000多萬元,速度和經濟效益均比上年增長200%。即使在市場低迷的2014年,仍完成銷售收入5億多元,實現利潤4 500多萬元。2015年上半年,同和產品仍供不應求。

                      同和的低谷生存之道是什么呢?
                       
                      一是隨勢而變,緊貼市場。
                       

                      近幾年,中國制造業勞動力成本上漲很快,以紡織企業為例,每年都以10%至15%的速度遞增。雖然紡織投資增長放緩,新的紡機需求不振,但紡織企業為提高勞動生產率,節約成本,必將加快設備改造和升級。為此,同和設計了覆蓋市場需求的產品戰略,不論紡織企業是要配套、改造還是升級,都能滿足要求。

                      二是逆勢而上,重視人才。
                       

                      跟上游紡織業一樣,在行業不景氣時,紡機企業也存在技術骨干流失、熟練技工流動太快的問題。即使在日子好過時,民營制造企業也普遍面臨著中高級管理人才缺乏的窘境。

                      在市場平淡時,銷售業績不好,員工的收入必然會受到影響。但同和卻在特殊時期反其道而行,每月按去年同等標準補齊員工工資。這樣一來,極大地提振了員工的士氣。

                      在日常的人才戰略上,同和注意人才儲備,外請內提,著力打造老中青多級技術人才梯隊,形成了穩固合理的隊伍搭配。目前在同和員工中,有高級工程師50人、工程師150人,大專以上學歷的300人。公司每年拿出銷售收入的3%投入技術創新,并設立員工創新獎勵基金,通過及時激勵和長效激勵,讓技術人員的創造價值得到充分體現。這使企業的核心技術力量在市場不景氣的情況下仍然保持著穩定和活力。

                      三是平常心態,韜光養晦。
                       

                      “市場起伏是經濟規律,形勢不好的時候正是企業積蓄力量的最佳時機,這樣才能為未來發展做好準備。”崔桂生認為,企業家要知大勢、謀戰略,要有能力給未來“算命”,要給企業做頂層設計,要有做百年企業的胸懷,這樣,才不會因一時的困難而亂了方寸。他“算”了今后3個“五年”,確定今年同和要重點做好制度強化、新品推廣、自制率提升、外貿拓展和團隊集聚這5件大事。低谷中的“平常心”讓同和各項工作目標明確,有條不紊。

                       

                      發布時間:2015-08-24
                      返回